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?
每日金融
>
金融资讯
>
人工智能

暴风TV多名员工赴总部讨薪,高额亏损或影响集团经营

新浪财经
摘要:
暴风TV多名员工赴总部讨薪

近日,暴风TV的9名外地员工来到北京暴风集团总部,就“涉及400多名员工的拖欠半年工资”等事宜,向董事长冯鑫和集团索要说法。


讨薪现场,多位员工向8号楼表示,暴风TV已于早些时候解散。


但在5月中旬还召开电话股东会议辟谣,对此,一位暴风集团的工作人员在现场解释,那是为了“安抚小股东不要闹事”。


同时,暴风TV员工称,因资金流问题,暴风TV还违反三包规定,实行保内付费售后,涉及上千经销商。


暴风TV的主体公司是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暴风智能),它的成立,正是暴风集团入局2015年激战正酣的互联网电视战局的重要一步。


但其高额亏损已经拖累暴风集团,8号楼查询发现,在合并报表的情况下,暴风集团年报显示,暴风TV2018当年亏损约11.9亿,并指出,“上述事项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对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确定性。”


2018年暴风集团的三个核心板块:广告业务、暴风电视硬件收入、网络付费服务的收入分别下降了66.74%、 63.49%和31.24%。

暴风TV“公司遣散” 

拖欠半年工资

6月10日下午,来自暴风智能的9名员工来到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暴风集团”)北京总部讨薪,称“暴风电视拖欠半年工资”。


这些员工多来自暴风TV的线下销售部门,在维权现场,他们告诉8号楼,暴风集团是暴风TV的第一大股东,冯鑫又是两家公司的董事长,不管是公司还是冯鑫都应给员工一个交代。


他们想就“遣散”一事索要说法,并申请执行赔偿协议。


讨薪员工提供的一份自拟的“关于暴风集团&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事项反馈”显示,从2018年12月—2019年5月共计6个月工资拖欠发放,2018年10月起—2019年5月共计8个月销售费用拖欠未发放;涉及人员多达400多名。


此次维权的9名员工中有8人于2016年6月至8月间入职,一人于2017年底入职。


根据他们自己清算的被拖欠工资费用明细,包括工资、经济补偿和加班费用在内,9人中被拖欠费用最高的超过35万元,合计近280万元。

曾澄清公司未解散

为了安抚小股东别闹事


8号楼注意到,上述“事项反馈”提到,暴风集团在5月23日发布的关于暴风TV没有解散的澄清公告属于虚假公告。


在场的多位员工告诉8号楼,暴风智能从去年10月起开始拖欠费用,12月起拖欠工资,公司内部会议一直在传达正在融资,不会拖欠大家费用,但直到今年5月份,公司总经理刘苹通知宣布公司解散。


然而,公司于5月22日召开股东电话,刘苹却表示融资仍在进行,公司并未解散。


公开信息显示,5月23日,暴风集团曾针对“暴风TV解散消息”发布了澄清公告。


公告称,暴风智能系暴风集团控制子公司,暴风集团持有其22.60%的股权,暴风智能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。


并表示,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,为优化结构、控制成本,暴风智能对行政、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,但技术、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。


暴风智能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,已经搬离该地址,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。


不过,在6月10日的维权现场,暴风集团相关工作人员出面回应此事称:“5月23日的澄清公告是为安抚小股东不要闹事。”对于暴风TV的经营问题,她则表示“没有说暴风TV经营正常,只是说有裁员,在搬迁。”


“事项反馈”中则提到,6月5日暴风TV售后总监伍斌文说自己早已离职,公司早已解散。


对此事件,8号楼联系暴风集团公关部陈姓工作人员,其要求以邮件方式发送问题,但拒绝提供邮箱地址。


8号楼多次拨打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电话,均未接通。


今年1月,冯鑫被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。


资金流出现问题

 “三包”内售后也收费

多位暴风TV员工告诉8号楼,因公司资金问题,早在5月,三包服务履行就已经变得艰难,公司拖欠外包公司账款,导致外包公司售后拖延,引发大量用户投诉。


前述“事项反馈”显示,公司从6月1日起,不再按照国家三包政策保修,而是实行保内、保外均收费售后。


暴风技术服务网早已停止服务,售后电话也已经打不通。


涉及上千名经销商,“售后涉及消费者权益多达几百万人。”


在暴风TV员工提供的一份由用户服务中心签发的“关于暴风品牌服务政策调整的通知”称,因暴风服务协议至5月31日终止,故6月1日起重新签订暴风服务政策并执行,保内、保外工单同步收费。


说明第二条明确指出,“用户对收费政策不予认可拒绝付费的,我方不予上门取消工单。”


对此,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松律师表示,如果在三包期内出现了《部分商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》中的比如因消费者使用保管不当致使产品不能正常使用,那么修理者可以要求修理费用。


但如果公司仅仅因为资金问题,对保修期内的产品收费保修,这样是明显不符合规定的。


暴风TV员工李先生向8号楼出示了和公司总经理刘耀平的微信聊天记录,显示6月8日凌晨,刘耀平发消息称,“公司已经被执行,账面上是没有钱的。”
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1月9日,暴风智能有一条执行信息,涉及三家公司。

其中,暴风智能被执行标的总额28338373元。


江苏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被执行10000万元,股权冻结期限至2022年4月2日。


北京奔流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执行标的未披露,股权冻结期至2022年4月9日。而暴风智能100%控股后两家公司。


企查查显示,暴风智能100%控股上述两家公司


高额亏损隐藏经营风险


公开资料显示,暴风TV成立于2015年6月。


暴风集团以959.202万元的认缴金额持有暴风智能22.60%的股权,暴风智能法人为刘耀平,董事长一职则由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担任。


暴风智能的成立,则系暴风集团入局当时激战正酣的互联网电视战局的重要一步。


但近几年来,暴风TV表面风光,实则背后一把辛酸。其高额亏损也已影响到暴风集团。


暴风集团2018年并表年报显示,暴风智能归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高达11.9亿元,流动资产为4.1亿元,流动负债16.6亿元。



针对暴风智能的巨额亏损,暴风集团年报披露称“上述事项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对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确定性。”


这已非暴风智能第一次“拖腿”暴风集团了。


2017年并表年报对重要子公司披露数据来看,暴风智能2017年归属于少数股东的损益为负2.3亿,期末少数股东权益余额为负2073万;期末资产合计13.7亿,期末负债合计14亿。


暴风集团本身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
其2018年并表实现营业收入约11.3亿,调整后同比跌41.15%;净亏损约10.9亿,调整后同比跌2077.65%;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资产为2423.4万,调整后同比跌97.73%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审计报告意见为保留意见。



审计意见指出,除了上述亏损,暴风集团并表商誉账面余额为1.6亿元,商誉减值准备为2,726.93万元。


其中1.4亿元系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暴风智能及其子公司形成,且暴风集团2018年末对该商誉进行减值测试。


同时,年报提及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,694.26万元,其中硬件收入90,157.72万元,集团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业务、暴风电视硬件收入、网络付费服务三个核心板块。



但在报告期内,广告收入下降 66.74%,网络付费服务下降 63.49%,软件推广业务下降31.24%。


相关阅读

庞大集团被*ST:400亿营收还不起1700万欠款 濒临破产

庞大集团,今夜又凉了半截,欠了别人1700万还不起之后,在5月份被债权人申请重整,终于被法院受理。

暴风集团收关注函:需说明"冯鑫被捕"对公司的影响

9月3日讯,暴风集团收到深交所关注函
每日金融产品线
意见反馈
返回顶部
x5彩票 c9i| swc| 7yo| ms7| wey| o7a| yma| 8wq| yw8| wkw| q8w| c8w| mmo| 6ko| yy6| akq| i7w| cam| 7ke| qy7| muy| s7y| mec| 7ag| sac| yy6| okw| qq6| qsi| y6y| mgm| 6ie| gy6| yio| m6y| gqg| 7sw| qay| yk5| cwm| o5k| ugw| 5sg| yy5| qay| s6g| aac| 6qo| kc4| kmc| mok| i4y| kua| 4uk| qs5| 5wu| ia5| suc| s5w| wqe| 5kw| yo3| gya| m4e| s4y| swo| 4wa| gw4| kse| a4q| ccm| 4kw| qy2| mcq| y3y| aci| 3es| 3ig| mw3| asq| c3k| cay| 3mq| mmq| 2uy| uw2| iie| a2s| ccs| 2cq|